第7期 | 刘东:如何充分利用现实和数字的边界模糊创造新的价值

核心提示:一旦大企业开始全面拥抱数字化技术的话,好的大企业,充分把握了这个机会的大企业逐步地从可能被边缘化的境地慢慢地走到舞台的中心。

914日,清华·照澜书院第7商业全面数字化带来的挑战在《清华管理评论》编辑部——清华大学照澜院15号举办,埃森哲北京技术研究院院长刘东结合丰富的案例和个人体会分别从现实与数字的边界模糊”“先进的硬件又重新回到舞台中央弹性构架数字供应链等多个小主题分享了商业全面数字化给企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刘东认为,未来的10年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企业全面拥抱数字化的风起云涌的浪潮。刘东还认为,现实和数字融合是一个大趋势。企业应该思考怎样充分利用技术的进步改善业务流程去做更多的事情。能够充分利用数字和现实的边界模糊,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把数据统计上来,最快数字化,将会创造新的价值。

以下是本次活动实录的第一部分,我们将继续发布更多精彩内容与大家分享。

我们今天讲的主题是商业全面数字化带来的挑战,这个实际上是我们去年做全球技术展望的时候提到的,叫商业的全面数字化。今年我们又把这个往前推了一部,说是大企业的全面数字化。我们的意思是说大企业在快速地拥抱这些数字化的技术,改变自己的运作技术,提升自己的产业,提升自己那块的运作效率和能力。这仅仅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大企业不再是坐以待毙。尤其是我们在传统企业里都知道,江湖上活跃的或者是站在聚光灯底下的,站在舞台中心的,按照我们的说法是,过去十年都是一些创业公司,互联网公司站在舞台的中间享受着掌声和鲜花。现在我们的说法刚好是反过来了,一旦大企业开始全面拥抱数字化技术的话,好的大企业,充分把握了这个机会的大企业逐步地从可能被边缘化的境地慢慢地走到舞台的中心。

我在一个活动中有一个发现,就是陈志武教授推荐的一个小教授的一个研究方向。那个教授的名字我忘记了,他的名字我写在PPT里,今天没法放PPT。那个小教授说了一个相当不靠谱的话。这句话是说人类历史上只发生了一件事情。他也对我解释了。我觉得这显然是不对的,但是因为陈志武教授推荐的,我就去网站上把他的那几篇论文拿下来看看。他有一张图特别容易的把这件事说清楚。咱们今天没有PPT,大家就想象一下,从公元前一千年到今天,三千多年的历史,这是个横轴。纵轴是全人类的人均GDP随着时间发展的变化。

他说,人类历史上只在1800年发生了一件事。为什么。因为在1800年发生了一件事情。假设以1800年为“1”,人类人均GDP围绕着1800年的“1”,做正弦波波动。如果没有人告诉我的话,按理来说,从公元前1000年到1800年,一直到现在,发展的再慢,我以为它是一个向上的,缓慢发展的曲线,只是斜率不一样。把那个图拿出来之后呢,确实1800年之前连个斜率都没有,实际上在围绕那个“1”在做振荡。

为什么?按他的说法是,1800年,地球的局部发生了工业革命。在此之前呢,所有的人类,有落后的,有先进的,都只是在农业文明里做一些区分。

刚刚和肖总聊天的时候也说到了这一点,东方智慧啊,管理科学啊等等。但是在那个时代呢,有科学,有思考,有聪明的人,有高度发达的文明包括中国,包括两河流域。但是那个时候最核心的生产力是什么?还是人的体力,加上一些畜力。因为没有工业革命,相当于没有机械和蒸汽机,意思就是说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

为什么是说在做振动呢?振动呢就是小孩多的时候,体力多,产生的生产力就高,生活水平就往上涨。咱们在农村就知道,家庭人口多的,除非是小孩小的时候,家里比较穷。但是家里都是能够干活的壮年的话,生活当然要富裕一点。但是坏处就是,好多个娃娃再养好多个娃娃的时候,人均资源就没有了,在村里就穷下去了。

从一个国家和一个社区的角度来说,就是战争。一打仗,就会大规模的死人。而且不说一个战役就结束的,而是战争会持续很长的时间。这样人口数量就会下降。

年轻的姑娘们和小伙子们看那些古装片,再结合这个教授的说法,其他这些古装片是在讲一个同一个模板下无数个版本的不同的故事。包括明朝的、清朝的那些公主、格格什么的。其实故事都是一样的。所以说,也希望大家看古装片的热情能够小一点。

1800年之后呢,英国有了蒸汽机,然后蒸汽机向外拓展了,实际上是一个机械的革命,能源的革命。然后附带的有铁路运输的革命,有通讯的革命等等。说得简单一点是,人和自己的体力搏斗,和畜力搏斗,转变成了人可以利用机械力。这就相当于解放了人的体力。这样人的体力就不再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一个制约了,所以会快速地往上走。这个确实差不多是一个指数规律。

当然了,有人往上走的同时,还有人还在农业文明里往下走,而且更惨。原来大家都在农业文明里,没有人来剥削你,大家都在一个局部地域里折腾。现在有一些超强的国家,大家喜欢看历史的话,就会发现,近500年之内,就是西方超强国家统治世界的过程。当然,你可以说他好,可以说不好,也可以说阴谋论,也可以说普世价值等等。但是,实际发生的情况就是这样。

有些国家,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这个地区的政权往下走得很厉害。其实真的工业化,我不知道大家认为什么时候开始算真正的工业化。有的时候,我为了搞笑,我会说上个月中国才工业化。为什么呢?上个月不是户籍改革吗。户籍改革总算是承认中国没有农民这回事。大家都是人,不再分城里人和农民。没有农村人这件事。为什么要走这一步呢,说明再做这个区分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在土地之外谋生的人已经超过了人口的50%。再那么说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说,你可以划不同的时间段,你可以说上个月,我们总算是进入工业化了。

当然在座的各位基本上不在土地上谋生了。但是如果换到整个中国,这个地区的总人口,上个月,上一年,上10年,或许在这个量级,中国才真正地工业化。工业化的意思是,大部分人靠工业文明来吃饭。我们比这个世界上其他某些国家差不多晚了200年。这个倒无所谓,站在3000年的角度上,晚200年也不算很晚。那么咱们就算工业文明从1800年开始,蒸汽机,电气化,数字化。如果有图的话,咱们可以说,在机械文明的那个时代,其实前进的速度挺快。

今天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在不同的地方你可见看到不同的院系。这些院系研究的那些学科,在农业文明里边几乎都没有。不同的角度应用,材料科学、化学、数学,把工程技术做好,解决一个方面的问题,然后不断的演进。但是这个演进的速度如实地说没有那么快。即便是工业文明之后,它的进展速度也是很慢的。

我觉得站在咱们今天数字文明的角度来看,我已经犯了一个不严谨的错误了,数字文明还没定义呢。如果是到了今天这个时间段,其实在这之前的3040年了,相对于3000年,也可以说是今天,数字化的速度进展是飞快的。

大家知道摩尔定律,摩尔定律是说计算机CPU的性能是18个月翻一番。实际上这是不对的,是单位面积的晶体管数每18个月翻一番。这个晶体管数和你买到机器的性能没有关系。但是恰恰好在过去的一二十年,这个规律已经打破了。比如说在0405年之前的一二十年,给你更多的晶体管你就能创造出额外的性能。所以看上去这个规律也是对的。但是0405年之后,给你那么多的晶体管也不会再创造出更多的性能。

大家觉得摩尔定律快,其实比摩尔定律更快的是网络带宽的增加。单位美金能买到的带宽,单位美金能买到的网络存储和内存,价钱下降的速度其实比摩尔定律下降的还要快,或者是比单位美金能买到的东西多的程度还要快。

虽然摩尔不承认他发明了一个物理定律和经济学的定律,但是这个定律确实可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可以驱动技术的进步。但是,如果每18个月就翻一番的话,我们考虑一下机械文明前进的速度,远不是这样的。N多年以前是通用汽车和比尔盖茨斗嘴,比尔盖茨说,如果你们汽车行业像我们IT产业这样发展的话,早就不知道比现在好了多少倍了。通用汽车反唇相讥说,如果你们计算机像我们这样可靠的话,怎么样怎么样。反正就是说,工业文明和数字文明前进的速度是不一样的。速度差别这么大,好像隐隐约约可以说,在过去的一二十年开始,我们正在那个转型的过程中。就是说进入一个由更加快速的技术进步推动的文明中。稍微大一点,我把这个阶段不叫工业文明的第三个阶段,可能是一个新的文明的阶段,当然这也许也不太靠谱。幸好现在大家还没有脱鞋的。

这个和刚才我们说的那个大题目,商业的全面数字化或大企业的全面数字化,大企业或者颠覆别人,或者被颠覆的全面数字化,看起来是一样的。我们的说法是说从今年开始,说的有点绝对了,未来的10年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企业们全面拥抱数字化的风起云涌的浪潮。

我觉得由我来解读这句话也说得过去,我举几个案例。在埃森哲,我们做好多大企业的生意,去年我们研究院刚做完考核,去年我们招呼了81波大企业的访问,基本上是CIOCEO这样的级别,或者顶多再比这个级别再低一级的。其间,我们服务客户团队的领导和我说,东总啊,我的大客户过来了,他有是什么样的需求,你一定要把你的技术展望和石油、电力、汽车、航空结合起来讲,不能谈泛泛的内容,人家没兴趣。我说好好好,那我和你配合起来。今年我看到一个变化,他们和我说,东总,我的客户大老板过来了,要听你讲技术展望,你想怎么讲就怎么讲。你那些案例越嗨越酷越好!因为现在大企业的老板都到了一个状态,需要找这种高大上的咨询公司,我是说他们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们日常怎么运作,这已经不是他们首要的事情了。首要的事情是说,门口有人敲门了,互联网浪潮来了,我不动作,别人动作。不是小企业动作了,而是我的竞争对手动作了。甚至我对我竞争对手的了解,大家都合合分分,大家其实都非常了解。最可怕的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敌人从莫名其妙的地方来了就有可能颠覆我。

可以举出很多案例来。这是我可以明显看见的。所以我这个活也变得稍微容易了一点。就是说大家对其他行业的案例已经有兴趣了。大家能看见的,从今年开始,企业领导的头脑和思路确实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还有一个案例,原来我们做技术研究院的,主要是给CIO讲技术趋势,CIO管理,今年我已经见到三波中国世界500强企业。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IT的世界500强的企业领导来我们那开完会之后说,我们觉得你们讲得特别好,但是我们IT部门一个人做不了这些事。幸好他们有一位管IT部门的副总裁在场,说咱们就再办下一场,我们的IT部分和战略规划部门一起来。等他们都来了之后,我说都不用我来讲,这就是趋势。我们说数字化浪潮,好多人都解读为IT部分怎么样,云计算啊,大数据等等。我对他们说,你们就比较领先了,知道这个事情是战略规划部需要一同参与的。

过去一个季度还是两个季度的时候,我又接触了两波中国的世界500强的企业。他们是IT部门和7个业务部门一起来的。业务部门听了我们展望之后说,业务部门自己的会能不能请你也过去讲。而且要求也很简单。就讲你这个材料,你不一定要讲我们采购部的案例,关键是把其他的案例拿来让我们做激荡。

世界从农业文明进入工业文明再进入可能速度更快的数字文明时代,然后在这里头,第一波的Internet浪潮里创业公司是以Internet公司为主的。现在开始好像是传统企业,大企业开始行动了。借用一位CEO的话:一旦大象开始跳舞,蚂蚁必须离场。当然大象们可以这样想,但是蚂蚁可不这样想。所以这是一个激烈博弈、竞争但又相互联合、相互发挥优势的,丰富多彩的时候。这是第一个主要的想法。

在这个大的宏观趋势之下,我们看见6个小一点的主题。今天没有PPT,我尽量去讲全6个。我先快速的罗列这6个观点,今天咱们讲3个就可以。第一个,我们是说,现实与数字的边界模糊。第二个,大的或者说先进的硬件又重新回到舞台中央。为什么这么讲,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说软件和服务是我们IT业的重点。大家纷纷以卖掉硬件为乐。第三是弹性构架。这个就好说了,将来你的业务越来越多,在IT系统上跑,你的整个系统不能垮掉。第四是数字供应链。这个过一会我会仔细讲。这已经说了4个观点,两外两个我先留住。一个小时的时间也讲不了太多。

我先讲其中两个最重要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两个观点。第一个,现实和数字的边界模糊。这个事情大企业和创业公司都看到了。刚刚说的摩尔定律和其他技术发展的定律,说白了,就是无线通讯越来越便宜,越来越方便,计算能力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方便。然后再结合我们说的另外一个趋势,后台的计算服务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好用。

那这些东西实际造就了一个现状,这个现状我们咨询公司从业务咨询的角度看到的是什么呢?是说原来我们做业务咨询是什么?你有一个战略目标,要定义出来业务目标。业务目标是通过业务流程来实现的。业务流程就是把资源,主要的设备和人结合起来实现你这个目标。但是现在你的设备更加智能了,人也更加智能了,机器人更加容易用,更加便宜了。我们研究院里甚至搞不清楚机器人的采购是规人力资源部管还是采购部管。有些机器人挺好用的。今天早上我还在看录像,亚马逊的仓库里,货架是由机器,不是机器人,是这么大的机器在地上拖来拖去。所以说,机器变得更加智能了,人变得能力更强了。所以你的业务流程就要发生变化。这就是我们说的数字和现实边界模糊。就是你应该怎么充分利用技术的进步改善你的业务流程去做更多的事情。

举一个我喜欢的例子,当然和讲的这个key point 有点脱节,我请大家来判断。信息和现实紧密的融合了,大家想一下那个滴滴打车或者快的打车这个案例。我总是想,在没有滴滴打车之前,我作为一个用户,打车这个标准动作,传递了几位的信息?XYZ3个顶多,我觉得用30位,二进制那个位就够了。我招手意味着我要打车,而肖总不打车。这就意味这传了一位或者两位的信息,当然看旁边有几位。加起来40位的信息。这是小数据吧。出租车过来了,他XYZZ其实也没有用了,就算他有用吧。出租车过来愿不愿意拉我,看没看见我。这么简单的事情,也就40位的信息。两个40位的信息。在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之前,这个信息是全模拟事件的。所以你只能是站在目视的距离里头去跟他交互。

然后滴滴打车,就是这么多为信息,做了一个稍微智能一点的匹配,就给你创造了非常多的方便。这个里头蕴含的社会价值有多大?我们可以简单的说,至少比马云和马化腾赞助(滴滴打车)的钱多。他们各人拍了10亿人民币来鼓动大家用这个软件。他们一定是发现了比20亿人民币更大的价值。

这个价值在哪里呢?我能看见的,第一是社会价值。我每次用滴滴打车,我都要调研司机。大家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帮我把那个调研扩大一点。我就问司机,这个东西有用吗?他说,没什么大用。我说能降低您空驶率吗?他说降低不了多少,顶多也就是回家的时候找个顺路的。问他5%或者10%有没有?顶多也就5%了。这个司机是这个观点。大家想象一下,每天给他增加一个活,一个客源,就是5%左右,两个就是10%左右。如果增加一个车5%的使用率,北京将近7万辆车,3500辆的运力就产生了。如果没有我刚刚我说的这个数字化的手段,这3500辆车你需要加3500辆车,买3500辆车放在路上差不多占咱们私家车35千辆的道路空间。且不要说,还要占用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他本来应该做更有社会价值的事情。所以,这些合起来的社会价值还是挺大的。

另外一个价值,其实大家应该都在笑这两个富人(马云和马化腾),我自己都在笑他们,斗气也不能这么斗。后来,滴滴打车出来之后,好多做市场营销的人惊叹啊,说滴滴打车花了一个营销的费用把这个客户端塞到了你的安卓手机和苹果手机上。其实你要把那个10亿的补贴当成一个促销费用的话,他每一个安装的客户端只花了10多块钱的费用。其实在任何一个移动的客户端,要想通过促销把客户端安装上去的话,要花30块钱。

所以,这些做营销的人说,往前看,好像很难再找到这些廉价的促销机会把你想装的客户端放在客户的手机上,让他能用起来。所以,这个也是很大的价值。这个事情实在简单,大家都能看到,是什么呢?

对我来说就是让信息在正确的时间搜集上来,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发挥作用,它就创造了一个新的价值。这个价值不是从另外一个人那抢过来的,这不是一个零和的游戏,而是创造了价值。所以这是现实和数字融合的大趋势里头会创造很多价值。这是一个维度。当然这个案例是有点消费类的。我们做的生意主要是为大企业服务的。

我再举一个例子,可能我们这里有一些做管理的,做工厂现场的,做流程的。我们经常说重资产型的企业,他们的设备维修其实是很重要的。理论上讲数据库里的设备状态和现场的数据状态应该是一一对应。这样的话你才可以做精密的生产,精密的维护。但是,实际上,我们接触的企业,包括世界500强的企业,不管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很少有企业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因为就算好的工厂,他们有派工单。有一个维修的任务,做成派工单交给维修班主。他拿了派工单去哪维修,做完了之后,派工单是纸的,他要填上,签字完事。但是纸质的东西,只能是人来认读,和数字化的系统没关系了。

我们帮个别的客户做过类似的事情。有人拿手机或者平板来现场。派工单就在手机和平板上面,按照派工单去完成你的这些活。派工单上还可以告诉你设备的现状,设备的历次维修的记录,什么人维修。好多重设备即便是在我的工厂里运作,实际上还是设备提供商在提供设备维护。你可以随时打电话,视频的电话、声音的电话去和他们交互。让他们给你提供在线的帮助。然后,你修完了之后,你再填上你的名字,再把那个东西放在后台管理系统里。

我说哪家公司如果可以做到这样,其实已经是一件惊人的事情了。但是,这个事情和滴滴打车比起来并没有难多少,甚至可能还简单一点。但是确实是好多人都没有做到。

我去矿山或者工厂,我老笑话他们。一个自动化的设备,他是反馈控制的,这个设备是整个流程上的节点,然后这个设备已经定义了很好的标准化的操作流程,然后每隔几个小时会有工作人员来把所有的东西都记在纸上。这个纸每一天交给车间主任,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交给上一级。然后等到最核心的人物看到这个数据之后已经旧了很多了。而且核心人物也没有时间去看这么多纸上的记录。

我说你们一直在手写的工作流程,我就给你出一个粗糙的建议:你就别记在纸上了,你连手机都不用,你做一个APP,上来就那么几个数嘛,你就不用让他写了,该写的数字就那么几个,可以下菜单让他去做,然后一点就没了,对他来说更快。但是这个数字呢在现实的边缘上他已经数字化了。这样的话,你在后台做任何的统计分析,几乎没有食言了。这样生产、运作、分析相对来说就会好的多。

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技术,但是谁的管理流程能够做到这一点,能够充分利用数字和现实的边界模糊,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把这些数据统计上来,最早的一瞬间变成数字化,别是再让我摇手的时候,就是让我摇手的动作都变成数字化,这样的话就会产生很多的社会价值。这是我说的第一点。

书院活动

【每期主题】
当下商界热议的管理问题或其它值得分享的管理话题
【主讲嘉宾】
优秀公司主要负责人或某领域资深专家
【活动地点】
清华大学照澜院15号(或其他特别指定地点)
【参与对象】
企业家、企业中高层管理者、创业者、清华校友
【报名方式】
在《清华管理评论》微信公众平台(tbr2013)回复“照澜书院报名+姓名+公司+职务+手机号码+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