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期 | 袁岳:创业是一种很好的自我训练,就是要从哈巴狗变到猎狗

核心提示:我说的折腾,不是瞎折腾,折腾实际上是一个人生探索,就是让你获得一个心甘情愿的人生,我们想要什么,我们追求什么,如果你本身都没法定义自己,别人更没法帮你定义了。

袁岳: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

乙方靠什么赢得尊敬?

兄弟我22年以前创业的,做的是零点调查,作为一个服务的企业,我们能够在22年中间不断地活着,或者说还有相当的发展,到目前还保持在这个行业中的位子,很重要的原因是每过五年至少要做一次主动的变革。这个行业很有意思,一方面你永远是乙方,乙方有一个特点,就是你挣的钱是有限的,我经常碰到我的那些客户,房地产的或者是做其他什么生意的。他们跟我说“袁总,你们一年挣的钱还不如到我这里当个副总,我发你的钱。你如果在房地产公司当个副总,管着一两个项目,项目完了以后,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就给你一个提成,不比你干三年、四年的钱还多吗?”其实我不在意你那个钱,关键第一是,我愿意干我做的事,一头猪碰到一个牛,牛说:“你吃那点东西,还不如我一口吃的东西。”但是问题在于,猪不爱吃牛爱吃的那口东西,它们两个不见得口味相同。两种不同的动物兴趣不一样。

对调查研究而言,中国人要发表一个民调,全世界人信不信呢?人家不提信不信,说你们做过世界性的民调吗?没有,还真没做过。全世界关于中国的,都是做完了调查以后,带我们中国玩一玩,今年年底大家会看到我们第一次做的全球性的民调,而且这个民调很牛,我们把全世界最牛的国家,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全世界的名望做了一个调查,包括我们习大大。现在我们正在布置全球发布,这里包括全世界其他国家怎么看习大大,包括中国人怎么看习大大。中国领导人过去从来不敢面对老百姓是怎么说他的,这还是第一次。

我的心结就是要在知识服务领域中间做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公司,目标就是未来五年达成。每一年做什么,怎么来布局?当然我们最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上市公司,然后在全球布局的时候,怎么样能够成为既有全球影响力,又有全球渗透力,而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一个点,当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的时候,这个时候,知识服务才有可能成为大有可能。当我们研究全世界知识服务企业时,它跟它的本国,母国资本的输出模式是一致的。

以北欧为例,它在整个IT领域,无论是北欧自己在IT领域里的表现,还是它的IT对全球的影响,都比较强。北欧有几个咨询公司,其中包括北欧咨询,因为包括宜家、爱立信这样的企业都来自于北欧,并且全球有影响力,所以,它们的咨询企业随着这些资本的输出而成为有全球影响力的公司。也就是说,当你的货币资本具有全球渗透力时,知识资本就有可能获得一个载体而成为全球影响力的机会。你活在历史上很多时候不完全是你的能力,时机跟重要,只有处在一个好的时机,你才有机会将事情做起来。

我们做知识服务,一方面你永远是乙方,甲方选择你是因为你值得尊敬,他们在跟你探讨问题时,你提供的解决方案要么让对方茅塞顿开,要么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之道,只有这样,乙方才有可能挣到甲方的钱。

事实上,知识过期是非常快的,按照一般信息学的规律,每年我们所获得的新知识,过期的概率是20%到25%,正常情况下,4-5年,我们学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东西,不管学的有多新,它都过时了,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去获得新知识,包括实现自身模式的发展。回过头看,1992年-1995年,中国有将近二百家左右研究咨询类的公司,但是今天,这些公司绝大部分都已经死了,有部分是该干其他的了,很少还有待在这个领域中间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超越周期。知识服务周期的苛刻性,比其他领域的苛刻性还要高。作为一个公司,我们要思考模式的创新,我们也要观察客户本身的变化。

二十年前,那个时候调查最多的类型是U&A研究,就是消费者消费行为习惯和态度研究,但是十五年以前做的最多是什么?就是做品牌资产研究,或者说品牌价值研究,或者叫做叫做品牌意识,品牌发展、品牌要素研究。十年以前,我们重点会做什么样的东西呢?我们重点做产品在消费者中间的渠道分布,那个时候强调渠道为王,渠道分布、渠道习惯、服务习惯。五年以前开始做什么东西呢?做消费者和顾客满意度研究。今天重点在做什么东西呢?今天的重点和以前发生一个很重要的改变就是概念研发研究。从中也可以看到,客户需求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

每5年,我就读一个学位

其实我们过去是用一个路子解决一个路子,这个方法通常不能跳出框架,特别是受到重大挑战、颠覆性挑战时,我们不能提供好的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说,我们大部分同事,零点差不多有六百多位同事,他们大部分是在一个框架里面思考问题,因为他们要做完项目,满足我们对客户做出的承诺,但是另外一方面来说,我们需要有人跳出这个框架来思考问题。于是,我每五年读一个大学,坚持到现在,以前我是拿学位的,现在不拿学位,专做访问学者,因为考试太累了。  

在中国的服务业,不管你是干什么服务的,乙方本质上是不受尊敬的,当然我觉得大部分不受尊敬也有道理,因为大部分的时候乙方就是奴才,乙方就是没有真正的洞察,没有真正的知识。

每折腾五年的时候,我就会发现,我缺一点什么,往往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缺的不是一点两点,而是好几点。于是我就思考,什么样的学习可以弥补这个。

当我们想要提供跨国的投资服务时,真正缺的是什么呢?不是客户,缺的各国的人脉资源,还有用比较快的方法更好的理解所在的目的地国方方面面的东西,这个东西最有效的东西是什么?是同学和校友,包括这个校友网络所传递的知识体系。

到现在为止我去了110个国家,去这些国家的时候,我最好去的国家,或者我对它理解比较快的国家,都是因为有校友或者有同学,所以它很快的就把你领进到这个国家,包括跟很多人搭上关系,交流。

原来我是学法律的,后来我进入到做社会学研究领域中间,我朦胧的对社会学有很多自己的理解,也看过不少书,但是这里面我从来没有做过系统的训练,所以我决定读一个社会学的学位,等到社会学这个学位读完了以后,我虽然在经营管理上有自己很多朴素的认识,但是我从来没有受过系统的管理训练,那时候我有一个选择,是学工商管理还是学公共管理?那时候学工商管理、MBA的人特别多,所以我觉得,我找一些读过MBA的人来打工就完了。但是我认为一个组织,或者说组织的领导人,特别是组织的一把手,他所面临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个岗位意义上的问题,或者是一个组织微观意义上的问题,他面对的很大的问题,尤其是我们这种做社会研究公共政策的,我们很大的一部分实际上是涉及到包括什么东西能研究,什么东西能公开,什么东西能说,这都是一个公共政策问题,于是我选择了一个公共管理方面的。我选择哈佛大学的公共管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哈佛的课都是通选课,任何一个学院、任何一个专业的同学,可以选择哈佛任何一个学院的课,同时还可选波士顿六所大学任何一个学院的课,所以理论上来说,你可以选择所有的课。但是我很明确,我要学的是管理方法论,而不是一般的管理理论。我强调技能和方法论,而不是理论。我需要什么,我就学什么。所以我的学习都是一种功利性的学习。

创业是一种很好的自我训练,就是要从哈巴狗变到猎狗

我们很多人,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人这一辈子为什么活着?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群众,群众是构成我们社会主流的,换句话说,平庸的人是构成我们社会主流的,没有追求,不想搞清楚自己为什么活着。只是我想说,但凡你还有一点冲动,就动一动吧。折腾一回。

我说的折腾,不是瞎折腾,折腾实际上是一个人生探索,就是让你获得一个心甘情愿的人生,我们想要什么,我们追求什么,如果你本身都没法定义自己,别人更没法帮你定义了。

我们很多人想要创业。我们的创业跟上辈人不一样,他们的创业就是开一个工厂,或者一个小小的便利店,今天的创业是什么概念?开微店也算创业。这样的创业成本很低,交给微信的钱,一年才五千元,而以前,你要在社区里面开便利店,那就要跟居委会、街道办打交道。今天你开一个淘宝店,只需要跟阿里巴巴打交道就可以了。

创业本身成本很低,但是,一不小心成功了呢?当然了,创业没什么了不起,创业成功不容易,还要能成功上市,那就更不容易。

以后有问你,“你创过业吗?”我认为,以后是个90后都有个微店,女孩子将前面三个星期买的衣服又全部卖掉,不用市场价卖,而是用公益将它卖掉。所以说,怎么者都有一个微店,以后没有微店的人都不算人了。

一旦有一个微店,你就有供应链的问题,谁给你供货?就有消费者的问题,还有竞争对手的问题。这是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问题。假定一个微店一年的成本是5000元钱,你干了5家店,最后都失败了,关掉了,五个微店也是两万五。干过五个微店的人,人家是连环创业者,你是连环创业失败者,这种人的心理比一般人强大,另外,你再去就业的时候,你就很清楚,我根本不是一个创业成功的料,所以就业就踏实了。你都见过那么多东西,再去就业时,是不是啥事都知道?再说了,一般创业失败的人,对老板都比较体谅。心想当个老板不容易,老板一看,这是我的知音。于是,你很容易成为创业伙伴。所以,一般创业失败的人特别容易成为创业公司的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五把手,一不小心也是创业团队的成员,你在那边老老实实心甘情愿的干活很投入,后来你也有股份,打工也会打成股东。从这个角度说,创业这个事情有百利,最后有一害,有一害是什么呢?你父母有一点提心吊胆,老觉得我这个孩子以后怎么办。但是我创业后,我父母觉得,我这个孩子比隔壁的孩子脑袋灵活一点。这就是我创业创的,因为就业时,就是听招呼干活,这样进化的就慢,但是创业的时候,人都是被压力驱动的要找活干,这就好比一只哈巴狗和一只猎狗。这两只狗不一样。一种是不会干活,但你还得它,猎狗的价值就很高。老板喜欢哈巴狗还是猎狗呢?所以我说,创业是一个很好的自我训练。但凡有这个冲动就干吧。

再不折腾就老了

世界上有两种美好的感情,一种是指腹为婚,青梅竹马,从三岁开始培养爱情,23岁结婚了,这是也是一个好事。但是大部分的情况下,随着年龄的成长,你喜欢的女人是不断变化的,你三岁、十三岁、二十三岁,喜欢的女人是不一样的,而且随着眼界的变化,最后可能在不同的阶段,你对不同的人动过心,对不同的人采取过不同的行动,动过不同的手脚,到最后,结你结婚的是另外一个女人。这中间,你折腾过很多回,每次折腾都是合理,没有认为你不是个正派的男人。尽管我们有爱好、有目标,但是通常,它们没有那么清晰,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模糊管理目标。什么时候你的目标那么确定呢?往往有两种情况下,你会很确定。

第一种情况是,你感觉自己必须得定一个了,你妈跟你说明白了,27岁必须得结婚,于是你到26岁看到一个差不多的,得了,就是她了,就这么定了。

另外一种情况是什么?你不小心整一个孩子出来,这就被套牢了,好了,就是她了。

所以,你不折腾的时候,一定是有某个东西锁住你,你被锁定了,所以你不能动。在没有被锁定之前,你就要移动。折腾实际上是什么?就是你在选择目标,你说你打一枪,你说有谁神枪手,甩出来一枪就打中那个靶心?这不太可能,神枪手一定是炼出来的,最后炼到什么程度呢?他的肌肉都有记忆了,我们将这个练过程当做折腾,你打高的时候往下来一点,打下来一点往高一点,来回调,所以最后基本上老练的人,最后拳也打的不错,就是这个道理。中国古语有个词,叫做老练,老练是什么意思呢,老要练习。

本文节选自袁岳10月26日在清华管理评论举办的讲座《再不折腾就老了》,有删节,未经本人审阅。

编辑整理:高菁阳

Gaojingyang007@sem.tsinghua.edu.cn

书院活动

【每期主题】
当下商界热议的管理问题或其它值得分享的管理话题
【主讲嘉宾】
优秀公司主要负责人或某领域资深专家
【活动地点】
清华大学照澜院15号(或其他特别指定地点)
【参与对象】
企业家、企业中高层管理者、创业者、清华校友
【报名方式】
在《清华管理评论》微信公众平台(tbr2013)回复“照澜书院报名+姓名+公司+职务+手机号码+邮箱”